邓由怀

大千再传弟子邓由怀:用心血描绘乡村


邓由怀。(本报四川传真)

  大公网6月20日讯(记者李兵、通讯员路建东)鲜红的对联、金黄的玉米,炊烟袅袅、鸡鸭成群,霞光洒在茂密的竹林中,捕鱼的船儿停靠河边……一山、一水、一舟、一竹、一茅屋,勾勒出一幅幅活灵活现的川西民居图。

  6月中旬的一天,记者来到山水画家邓由怀的家中,欣赏到了一幅幅充满泥土芳香的画作。

  邓由怀年逾七旬,衣着随意、不善言语,但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和齐耳的长发,却透露着一股浓浓的艺术家气质。邓由怀系张大千再传弟子、大风堂门人,数十年孜孜以求绘画艺术,75岁终成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  邓老先生说,他是从农村出来的,对农村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,他的使命便是用手中的画笔为川西坝子树碑立传,世代传承。

代表作《川西农家》。(本报四川传真)

  农家子弟绘乡村神韵

  1942年,邓由怀生于四川仁寿农村,从小与泥土为伴,但却痴迷诗书绘画。后来,虽入伍并留任成都军区后勤部,但却经常回乡播种、收割。“在农村,出门可见山水,处处皆美景。”邓由怀说,他对家乡的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  邓由怀将这份浓浓的乡情,融入他的画作之中,处处充满着浓厚的乡土气息。如《金风吹动腊酒香》作品,农舍贴上了鲜红的对联,屋檐挂满了金黄的玉米,船儿停靠在江边;金黄的霞光洒在丛林之间,秋风荡漾、酒香扑面,生动活泼。

  川西多竹,邓由怀的作品自然离不开竹,微风拂动、枝干弯曲,疏密穿插、竹叶嗖嗖,好一幅田园美景。

  幽林竹舍、青山碧水、丹崖秋枫、苍岭横云、莽原村寨、古寺颓垣,皆气势饱满、形神兼备,无不萦系蜀乡情愫。

  “立足底蕴浓厚的蜀乡人文风貌,坚持把艺术创作建基在传统文脉之上,在承传、探索、拓展、精进的艺术理念下,以大胆的开掘气度和创新意识,践行着对传统文化的承续与延伸。”一位知名画家说,邓由怀的作品取法古今笔墨语言,在整合与熔炼的抉择中,既巧妙地揉和了传统画法的抒情格调,又注重对民族民间艺术合理成分的兼收并蓄。如其颇具代表的竹居系列作品,正是变法于宋代米氏山水画中的米点皴,将中国画竹林的表现技巧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

邓由怀(左)挥毫作画。(本报四川传真)

  师承大师独树一帜

  邓由怀虽自幼爱画画,但都是属个人摸索,真正入门还是上世纪80年代。改革开放后,中国开启“文艺复兴”,他拜师张大千弟子王永年,悉心学习绘画艺术。后来,王永年北上,又将他推荐给同为大千弟子的龙国屏。

  师从两位大千弟子,邓由怀的绘画水平日渐提升。“大千是一个时代的符号,我感觉只能学到一些皮毛。”邓由怀说,他一手继承传统,一手伸向生活。以前主要画大山大水,但总感觉与名家差距很大,曾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。后来,他渐渐领悟到画家应该画自己最熟悉的,要表达真情实感,于是开始衷情乡村绘画。

  邓由怀的女儿邓奇铃介绍,幼时家中生活比较艰辛,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父亲的画室就是一张门板搭在床边作为画板。不上班时,父亲倾注在画案上,泼墨挥毫,酣畅淋漓。父亲画到得意之时,完全沉醉至深夜而不知东方泛白。常常是女儿一觉醒来,父亲房中的灯亮着,二次醒来还亮着,三次醒来仍然亮着,父亲就是一座不知疲倦的山。

  “我的画笔全是自制,铁丝、铜条、树枝、毛线等都可作材料,只要能达到绘画效果就行。”邓由怀拿出他的宝贝说,同行们都称他用的是“叫花子笔”。记者见到邓由怀的画笔,要么开了几个叉,要么没有笔尖,还有的根本不能称作画笔。但他就是用这些奇奇怪怪的“叫花子笔”,画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。

  “父亲的画,像老酒一样纯厚,被业内人士称为川西风情画家。”邓奇铃在博文中写道,父亲一生淡薄名利,醉心于艺术创作。“丹青不知老将去,富贵于我如浮云。”全国知名画家、原嘉州画院院长李道熙,为邓由怀做出这样的评价。

邓由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。(本报四川传真)

  人物简介

  邓由怀,男,1942年生于四川仁寿。自号虚竹斋主人、巴蜀乡土风情画家,张大千再传弟子,师从“大风堂”门人龙国屏、王永年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四川大风堂画院艺术总监、成都张大千画院副院长、眉州华夏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、四川巴蜀中国画研究院特聘画师。

  邓由怀的作品曾入选全国职工画展、全国巴金学术研讨会专题展,“世纪·中国风”全国大展(优秀奖)、第五届中国艺术节大展、迎澳门回归大展(优秀奖)、中日韩交流展,首届和第三届“中国西部大地情”全国展、首届国画名家(四川)推介展、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大展,其传略载入《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》《当代美术家图录》《中国画选集·四川卷》等,出版有个人画集。四川省“五一”文学艺术奖章两届获得者,荣膺“中华知名专家”称号。    

代表作《山乡情韵》。


分享 :